《走出硝烟的女兵》分集剧情介绍第1-32全集大结局

2018-06-04 18:37:04 mm57.com 剧情介绍
美美时尚为您整理了关于《走出硝烟的女兵》分集剧情介绍第1-32全集大结局的相关内容包含(大结局,32,剧情,硝烟,全集,女兵,走出,介绍)等,希望对大家能有帮助,一起来看看吧!

电视剧:《走出硝烟的女兵》
集数:30集
类型:抗战革命
原作:姜安小说《走出硝烟的女神》
导演:赵浚凯(《亮剑》、《沧海》、《战士》)
出品:西安兄弟时代影视文化传播有限责任公司、南京紫金山影业有限公司、北京海润影视公司
主演:颜丙燕、于震、王茜、付磊、李依玲
电视剧《走出硝烟的女兵》主要演员:
颜丙燕饰演陈大蔓于震饰演郑强
赵子惠饰演冰姑王茜饰演吴娘娘
王往饰演徐松王玉璋饰演汪司令员
张立饰演闵财主王冠饰演窦春英
李依玲饰演郭小凤


电视剧《走出硝烟的女兵》剧情梗概:大结局

走出硝烟的女兵》改编自小说《走出硝烟的女神》,该剧讲述的是1948年,硝烟弥漫的关中大地上,在犬牙交错的战场情势下,猛虎营女营长陈大蔓临危受命:护送我军一支身怀六甲的孕妇队紧急转移。几十名怀有身孕的女兵在远离大部队、紧急向后方转移途中,不幸进入敌纵深部,被层层裹挟其间,险象环生。敌军为获取情报,对这支特殊的娘子军步步紧逼,穷追不舍。 陈大蔓和姐妹们不屈不挠,在沟壑山涧、村前屋后、街巷树丛间与敌展开了巧妙的周旋,以无畏的勇气和智慧冲破敌军和土匪的围追堵截,克服了险恶环境下的重重困难,终于走出战争的硝烟,胜利归队。

走出硝烟的女兵剧情介绍 走出硝烟的女兵电视剧大结局 走出硝烟的女兵

假小子陈大蔓,跟随中央机关撤离延安后,经由李真部长同意,获准重返老部队来找寻她的猛虎连。途中遭遇中央军抓壮丁,陈大蔓凭借一杆三八大盖,把这一伙祸害百姓的中央军打得丢盔卸甲。回到老部队,猛虎连早就变成了猛虎营,人家现任营长郑强干的好好的,凭甚非得把营长让给你陈大蔓?

纵队司令员给陈大蔓派了一个闲差:护送刚刚从国统区赶来的冰姑大姐和几名女干部,渡过泾河去同熊师长的部队会合。闲差不闲。陈大蔓好不容易渡过泾河,熊师长已经率部提前转移,而且还给陈大蔓甩下了一支十几个人的家属队。

历经长征、抗日战火洗礼,戎马倥匆十几年的陈大蔓,似乎早已模糊了性别,忘了女儿身。她的人生最高目标就是成为一名赫赫战将。然而,现在她却离自己曾经的猛虎营越来越远,身边不是大姑娘,小媳妇,就是卫生员文工团员,穿军装不穿军装的大肚子婆姨……

更令陈大蔓始料不及的是,当她被迫带着冰姑大姐和这一支家属队原路返回,过河再去纵队司令部报到时,纵队机关也已经撤离,陈大蔓和由她负责护送的家属队,陷入了敌人的重重包围中。

没谁任命,陈大蔓成了这一支混编又混编的家属队的最高指挥员。

猛虎营营长郑强,来了一个班的战士,奉命前来接应陈大蔓和她的家属队。

陈大蔓二话没商量,指挥这一个班战士的事就成了她的份内,而把照顾家属,孕妇,婆婆妈妈的事统统归了郑强。

知悉冰姑大姐和这一支家属队的最终目的地是大于村后,陈大蔓如释重负,顿然觉得婆婆妈妈的日子有了尽头。她命令,昼伏夜行,一刻不耽搁,直奔大于村。她那套带战斗部队的残酷做法,引起了郑强及军医徐松的担忧与不满。但是,每每侥幸脱离虎口,都仰仗了陈大蔓的“残酷”。

千辛万苦到了大于村,陈大蔓傻了眼,村子已经被炮火夷为平地。而且,一支人数更多的家属队又灰头土脸的出现在陈大蔓面前。是友邻部队,人称吴娘娘的一名新四军老干部,率领着的一支有着三十多人的混编家属队。因此陈大蔓带领的孕妇队充满了一个又一个具有传奇色彩的女性:她们中,有早年从事妇女运动的吴娘娘、冰姑大姐,有放弃优裕的物质生活投身革命的富家小姐刘雪鸣,有怀抱着满腔革命热情却不得不承受丈夫叛变革命的屈辱的王梅子;有插足别人的情感生活而受到内心谴责的女文工团员阿霞,也有纯朴善良却遭丈夫抛弃的大脚婶水莲,还有陈大蔓过去恋人的妻子孙志坚…

面对庞大的孕妇队,陈大蔓简直绝望了——绝望,不仅仅在于身边这一支甩不掉的家属队,而在于陈大蔓终于弄清了,眼前的这个大于村,并不是大后方的那个大榆村,完全南辕北辙了不说,还中间还隔着中央军重兵云集的上百里路。

陈大蔓面对这些臃肿的,累赘的,大肚子姐妹,开始没有好脸色了:什么时候了,还结婚,还怀娃娃!孕妇队几乎陷入绝境……

军医徐松,是被俘虏后,经过教育参加的解放军。陈大蔓本来就对他有些不放心,果然他做出了一件令所有人都意想不到的事:他用一块白布,沾着的鲜血,大大地写上“孕妇”两个字,做成一面旗子高高举起,迎着敌人阵地走过去。令陈大蔓不解的是,敌军竟然闪开了一条通道,放过了他们这支婆婆妈妈女儿家的队伍。侥幸脱离绝境后,夜幕中又卷进了一股逃难的人流中,家属队一下子被彻底冲散了……

天亮时,奔逃了一夜的陈大蔓发现身边只剩下两个战士,她一直想甩掉的那些婆婆妈妈女儿家,意外地全都没了踪影。

此时,陈大蔓本可以循着炮声的方向去追赶大部队,可是,她选择了留下。她和那两个战士都换上了百姓服装,随着百姓潜入村庄,开始一个一个地收拢那些家属队的队员们。她要让她们以及她们肚里的孩子一个都不能少。

当把这些孕妇一个个找到,收拢起来的时候,陈大蔓渐渐找回了消失已久的女儿家感觉!

纵队司令部得知陈大蔓护送的冰姑大姐和家属队,迟迟没有到达大榆村时,司令员毅然决定放弃眼看就要打响的一场战役,派出一支精锐的小分队,前往接应这一支特殊的女儿家队伍。

家属队最终大难不死,还因了她们背负着一个秘密。

其实,是否有秘密,是敌军情报部门的一种假定:冰姑大姐是中共中央8号首长夫人,千里迢迢从重庆来陕北与丈夫相会,自然知悉中共中央机关撤离延安后,新的秘密驻地——而破获中央机关驻地,是中央军梦寐以求的战役目标。

由于中央军获悉了神秘的冰姑就在家属队,于是对家属队穷追不舍,又围而不打,意图循迹追踪中共中央机关。中央军的险恶用心,终于被陈大蔓与冰姑大姐察觉,于是家属队索性就不奔着大榆村去了,而是和紧紧跟踪的中央军绕开了盘龙道,最终把敌人引进了我军的伏击圈。


电视剧《走出硝烟的女兵》分集剧情介绍:

电视剧《走出硝烟的女兵》剧情分集简介:第一集剧情

1947年春夏,陕北大地正经受着胡宗南二十万大军铁蹄的践踏。原猛虎连连长陈大蔓跟随中央机关撤离延安后,经由李真部长同意,获准找寻在凤村驻扎的猛虎连。五纵独二师新一团侦察营郑强奉命接应中央首长的夫人冰姑大姐、小勤务尹秀和秘书刘雪鸣回部队驻地凤村.后因敌情多变,部队紧急撤退,只得将冰姑等人转移到熊旅长的部队。国民党军前线指挥部,丁处长和张军长从安插在冰姑身边的特务处得知:冰姑等人的行动路线,立刻委派和已怀孕的夫人郭小凤前来报到的,胡宗南某部暂编旅旅长黑石头负责此次跟踪行动。黑石头为了保证未出生儿子的安全,便将郭小凤安置在尚书镇闵财主家中。

独自急行军的陈大蔓途中遭遇国民党兵欺压老百姓,她凭借一杆三八大盖愤而出手,把这一伙国民党兵打得丢盔卸甲。陈大蔓不断的追击,直至凤村,正好与现任猛虎营营长郑强相遇。正处于兴奋中的陈大蔓,却得知猛虎连壮大成为猛虎营后,郑强接替了她的位置。纵队汪司令员为稳住陈大蔓不服的情绪,便给她派了一个闲差:护送冰姑大姐等人渡过凤江,交给水南村三纵的十一师熊师长。渡河后,陈大蔓方才发现,熊师长已经率部提前转移,而且还给陈大蔓甩下了一支十几个人的家属队,正等着和纵队直属机关一起转移。陈大蔓被迫带着冰姑大姐和这一支家属队原路返回,过河时遇见郑强部队阻击黑石头。从郑强口中得知纵队机关提前撤离,家属队陷入了敌人的重重包围中……

电视剧《走出硝烟的女兵》剧情分集简介:第二集剧情
     
郑强为了家属队的安全,违背了自许最高指挥员陈大蔓顺河转移的命令,选择先进入尚书镇的民宅,夜晚突围。家属队选中闵财主家暂避一时,当郑强和陈大蔓在院中正在安抚百姓时,躲避在闺房内的郭小凤看见与自己早就定过亲的郑强,不由得一阵心酸。后院牲口棚旁,闵财主为能保住全家活命,翻墙到凤村求救于黑石头。此时,孕妇队队员,曾是文工团团员的王梅子肚疼难忍,让徐松拉上白布检查。陈大蔓则和其他战士再次检查院中人员,将闵财主的儿子闵至孝和服侍郭小凤的婆子拉到了院中央。王梅子因紧张引起疼痛臆想,正在孕妇队队员们议论纷纷的时候,闻讯赶来的黑石头包围了闵财主家的大院。

家属队和猛虎营的战士们都做好了战斗的准备。那婆子见状溜回郭小凤的闺房,闵至孝也尾随其后。因婆子隐藏郭小凤的空间过小,致使她昏迷,情急之下,婆子只得找家属队军医帮忙救治。此时,郑强和陈大蔓正对如何突围争执不下,冰姑忙安抚住二人。黑石头从手下二狗口中得知大院的共军是郑强,为保住儿子的性命,他孤身直闯大院,对郑强直言郭小凤是自己的女人了,郑强顿时怔住……郭小凤经急救醒了过来,陈大蔓为能突围成功,将郭小凤当作人质来牵制黑石头。家属队正准备出大院时,一直忍着宫缩剧痛的孕妇李水莲,终于支撑不住晕倒……当陈大蔓得知由于李水莲宫缩破水,致使两条生命危在旦夕时,她不顾冰姑重新设定突围方案的建议,坚持要卸门板,抬上孕妇突围。

电视剧《走出硝烟的女兵》剧情分集简介:第三集剧情

李水莲由于羊水已干,两条生命危在旦夕。陈大蔓见李水莲坚持要为牺牲的丈夫老潘留下后代,哪怕不要自己的生命。陈大蔓急忙安排猛虎营的战士张虎牵来一头毛驴,将李水莲横着趴伏在驴背上,催打毛驴快跑,还时不时让军医徐松和护士苦女准备救人和接生……黑石头率领队伍在村东口焦急地等待。李水莲和孩子难生度过难关,陈大蔓仰躺地上,习惯性地举起双手,喊叫着庆祝。郑强佩服大蔓的绝活,其实那只是大蔓小时候做童养媳时见过的催生险招。陈大蔓紧急集合队伍向村东口突围。林边,大蔓刚准备放了郭小凤,却遭到了国民党丁处长伏兵的攻击。

  激战中,郑强奋力救下郭小凤,家属队全力突围进树林。黑石头由于过度伤心,迁怒于丁处长,张军长的到来才化解了矛盾,并命令黑石头开拔虎跳峪。黑石头为求得郭小凤安全,便派二狗驮着物资追赶郑强而去。而后,张军长军部进驻闵家大院。家属队准备晚上向纵队转移地点王母村进发,便在山沟中休整。郑强与陈大蔓闲聊中,谈及陈大蔓怎么不找个男人,大蔓愤然离去。冰姑经过看见,不免与郑强谈起那一直是大蔓伤痛的青峰峡战斗。一直想死的郭小凤,重新找回生的希望,但是对肚子中的孩子却恨之入骨。家属队离王母村越来越近了,郭小凤想和郑强谈谈孩子的事情,而陈大蔓则警告她不要胡思乱想。队伍刚到村口,就迎来了一声枪响……

电视剧《走出硝烟的女兵》剧情分集简介:第四集剧情

村口枪响,陈大蔓命队伍隐蔽。二狗闻声赶来,在黑夜中与郑强等人相遇,二狗向郑强说明,尚书镇东口的攻击是张军长的队伍。此时一队国民党兵冲了上来,二狗与其对攻,陈大蔓率家属队撤离。二狗并未恋战,绕过山岗追赶家属队,哪料国民党兵跟踪而至,致使家属队又陷危机。二狗率众兄弟杀敌,这才使家属队安然撤退。一夜的奔袭,家属队在树林中休息。忽然听到婴儿闷声的啼哭,队员孙志坚走到李水莲的担架前,才发现李水莲为了保护难生身中数枪牺牲。孙志坚伤心揪住郭小凤斥责,徐松见状脱口:“她有病!”而后忙掩饰。郑强有些怀疑。家属队掩埋了李水莲,又经过大家的商议和有限的线索,准备向后方的大于村进发。

  途中与我军派出的寻找小分队擦肩而过。急行军致使很多孕妇体力透支,徐松为孕妇争取休息时间而与陈大蔓发生冲突。突然一声唿哨声响起,战士们立刻警戒,队员们紧急撤离到下沟处。二狗拼杀回虎跳峪,告知黑石头,郭小凤仍在郑强队伍中。黑石头担心郭小凤的安全,命二狗返回保护。家属队又一次险象环生,在下沟的小溪边,队员们抓紧休息。而难生却因没吃的而哭声嘶哑,孙志坚无奈只得找陈大蔓想办法。陈大蔓得知徐松不给难生葡萄糖,便直奔向水边,刚好看见因郭小凤身体问题,郑强与徐松发生争执……闵财主担心,丁处长对于冰姑的问题会给家人带来杀身之祸,便想逃走避祸。此时丁处长正计划与张军长上演一出,用闵至孝作为诱饵,威逼闵财主就范的好戏……

电视剧《走出硝烟的女兵》剧情简介:第五集剧情

闵家大院,丁处长为能令闵财主说明冰姑情况,设计要送闵至孝上前线。闵财主见情势不妙,便狠心砸残了闵至孝。张军长闻之,立将闵至孝送到军部医院医治。姨太太为保全家性命,将黑石头的夫人在冰姑队伍中的信息告诉给张军长。强行军使得家属队员疲惫不堪,徐松很是担心孕妇们的身体。加上郭小凤要打胎,刘雪鸣也提出流产,这可难坏了徐松……难生没有吃的,队员们正在发愁,几声羊叫缓解了危机。张虎和尹秀好不容易挤回了一碗羊奶,尹秀忘乎所以,脚下一滑,羊奶撒了一地。队伍即将出发,陈大蔓见状,只得计划下站再找羊奶。行路至山梁看见一挂彩车驶过,陈大蔓看得入了迷……

陈大蔓和郑强趁夜色进入夏宫镇寻找羊奶,而陈大蔓却让郑强独自去找,自己却将那挂彩车顺来借为脚力。哪料行至不远,“九翠戏班”的班主,当家花旦银翠一声唿哨声,马儿立刻回转。正在银翠和陈大蔓僵持不下之时,敌军出现。郑强掩护着,才使银翠驾车与陈大蔓突围出去…解放军接应小分队在凤村未找到郑强,便决定追赶大部队。行至夏宫镇口,听到枪声赶了过来。刚好与接应郑强的惠娃等人相遇。敌人过多,郑强不慎掉进了陷坑被俘。郑强见敌军的连长舒德启是个能看清国民党腐败的人,便以三寸不烂之舌救下了自己的性命,而后安排去见丁处长。惠娃和小分队等人得信,准备在半路上营救……

电视剧《走出硝烟的女兵》分集简介:第六集剧情

敌军派车押郑强去见丁处长途中,惠娃和小分队成功营救,随后向大部队集合地青化砭出发。由于银翠不知道怎么到大于村,陈大蔓和家属队不得已停了下来。大蔓央求郭小凤带路,可她却只想等郑强回来。争执中敌人出现,近前一看是来接郭小凤的二狗。郭小凤思索再三,决定为家属队的安全留下。陈大蔓终于护送家属队到达后方大于村,可是却被眼前的死寂惊呆了。更没想到的是,一支由七纵军人吴娘娘率领,人数更多的孕妇队在这里与她们会师。家属队热火朝天地煮着驴肉。陈大蔓得知此处的大于村并不是后方的大禹村,本打算一走了之的她还是决定留下和队员们一起与汪司令员会和。经商议,这个特殊的纵队也有了自己的名字叫“花儿纵队”。

陈大蔓决心找回郑强,便带着银翠和郭小凤驶出大于村。刚出村,陈大蔓便发现家属队煮东西的两股炊烟,在远处清晰可见!她忙急转回村,灭掉炊烟,此时敌军迎面攻击而来。家属队在敌军的迫击炮声中紧急撤退……激战过后,用生命换来驴肉的赵贵牺牲了,陈大蔓等队员伤心欲绝。但是大家知道,只有活下去才能为牺牲的同志报仇。刘雪鸣刚拿起驴肉,就一阵干呕,引起了冰姑的怀疑。银翠回到戏班,得知郑强已在后山枪决,震惊不已……张军长为能抓到冰姑,设计先将找到冰姑的关键是黑石头告诉给了丁处长,而后急调黑石头回尚书镇,同时又派舒德启追击家属队……

电视剧《走出硝烟的女兵》分集简介:第七集剧情

陈大蔓和吴娘娘趁夜色找到银翠,得知郑强已牺牲。大蔓本就伤心欲绝,而气愤的吴娘娘又提起青峰峡战斗的教训,使她委屈地跑开。冰姑告诉吴娘娘,青峰峡战役是大蔓内心无法磨灭的伤痛。吴娘娘这才意识到自己伤害了大蔓,主动在家属队所有成员面前向她敬礼道歉。陈大蔓被吴娘娘的举动感染,二人相拥而泣。闵财主为儿子抓药回家途中,遇见二狗。二狗这才得知张军长招黑石头回来是为找家属队。青化砭战役敌军节节败退,张军长很是恼火,便命令黑石头火速返回;而丁处长则准备利用闵至孝找寻家属队。

家属队,大脚婶正在和队员们夸耀自己的白皮鞋时,银翠和郭小凤驾车而来。将郑强被救走的消息告诉给了大家,陈大蔓听后兴奋地扑向郭小凤,哪料小凤不经摇晃晕了过去。经徐松的诊断,因郭小凤长期使用一种打胎药,而其中含有慢性毒药成分,导致她可能再也醒不过了。队员们急,难生饿得又哭,陈大蔓催着徐松用非常规做法救人。无奈,徐松决定放血。陈大蔓判断大于村附近肯定有队伍,加上郭小凤的苏醒,她决定晚上带领家属队突围出去,同时派出张虎和苦女扮成夫妻打前战,把难生寄养出去后,找寻大部队。

电视剧《走出硝烟的女兵》分集简介:第八集剧情

经徐松确诊,大脚婶假孕。大脚婶难以接受,欲轻生时被王梅子救下。而病倒的孙志坚可是真的怀孕了。张虎和苦女奉命找大部队,路遇敌人觉察家属队危险,便绕行报信。此时陈大蔓已知敌人动向,刚准备上山隐蔽,就遭遇敌人强攻。家属队队员们都在作战,只有徐松躲在角落。战役刚刚告一段落,只见徐松高举一面写有红十字和鲜红的“孕婦”二字的白旗,迎敌人而去。陈大蔓以为徐松要变节,欲射杀时,被九.度网.电视.剧频道吴娘娘制止。冰姑明白了徐松的用意,便带领家属队随徐松向敌人走去。夕阳下,一队孕妇在国民党士兵的临时阵地前走过……

舒德启奉命追击大于村的家属队。舒德启出发途中遇见银翠,银翠调侃中判断舒德启要对家属队不利,便尾随其后。舒德启率队赶到大于村,与之前到的敌军部队交涉时,家属队全身而退。家属队藏身沟壑下,陈大蔓抓来徐松给吴娘娘后背治伤,还不时地对徐松刚才的冒险举动表示不满。不善言语的徐松没有反驳,但当他看见吴娘娘那满身疮痍的后背时,他惊得往后仰过去。原来吴娘娘是皖南事变后被俘的新四军,在上饶集中营时,她失去了乳房,断了三根肋骨,一背的伤痕,但她坚信要活下去。

闵财主和姨太太到医院看闵至孝,却被看门士兵刁难。这些,闵至孝看在眼里,更坚定丁处长所说,只有练好枪才能强大起来。姨太太担心闵至孝的安全,便让闵财主借失踪女儿的阴气想吓吓张军长。张虎和苦女赶回大于村,却看见的都是敌军。此时一车敌人行驶到二人面前,为能安全,二人只得上车直奔尚书镇。车上得知家属队安全撤离。到达尚书镇,二人将难生放在闵家大院后不舍地离开……

电视剧《走出硝烟的女兵》分集简介:第九集剧情介绍

深夜家属队撤退途中,卷进一股百姓人潮。天亮时,奔逃了一夜的陈大蔓才发现身边只有尹秀跟着。陈大蔓再三思量,决定只身去找大部队,把家属队交给冰姑和吴娘娘。村口,苦女想抱回难生,与张虎发生争执。闵财主在河边烧纸祭祀完女儿,回家的路上看见张虎和苦女拉扯,不明原因的他上前阻止。张虎见状忙打岔,拉走苦女。闵财主回家看见难生,意识到孩子是村口那对夫妻的娃。陈大蔓一人寻找大部队途中,遇见一队解放军,却被缴了枪。此时郑强也带伤从野战医院逃跑,直奔营救支队。张军长为能尽早找到家属队,命舒德启将银翠带来询问。他们的谈话被门外的丁处长听见,丁处长来到闵至孝的病房,命他跟踪个人……

舒德启随后到苟团长处找唱戏的银翠。银翠回屋换衣时,郑强被扶了进来,正在二人谈话之时,舒德启闯进,与郑强扭打。郑强身弱昏了过去,舒德启怕苟团长知道,忙把郑强送至尚书镇医院。郑强被推入治疗室时,刚好被闵至孝发现。经救治,郑强苏醒。舒德启忙安排车送郑强走,而闵至孝按照丁处长的安排,死活要跟郑强的走,不得已闵至孝跟车同行。路边隐蔽的张虎和苦女,看见舒德启释放了郑强和闵至孝,还留下没有子弹的枪,引起他们的怀疑,便尾随而去。土地庙,郑强正在质问闵至孝跟随的企图时,张虎和苦女被发现。无论郑强怎么追问家属队下落,张虎和苦女就是不说。无奈郑强制服张虎后,拉上三人直奔一个地方……

电视剧《走出硝烟的女兵》分集简介:第十集剧情介绍

女儿的名字叫“添香”。闵财主虽担心闵至孝的安全,但因丁处长给了他安全保证,他也只能等待。黑石头与马家军作战,他极力要抢占龙虎关,不仅是为自己的杂牌军抢个生存的地盘,而且也让国民党主力军看得起自己。黑石头得胜回到军部,张军长又命他立刻追查家属队,陈大蔓被带到了王陵村,遇见了一个和自己脾气相似的雷团长。无论大蔓怎么吵嚷要自己的枪,雷团长都只是问她为什么冒充猛虎营郑强。雷团长部队驻扎在西堂,却不知同屋的东堂驻扎着国民党军。大蔓和雷团长争执时,吴娘娘闯入,道出村内有敌情,话音未落,枪声响起……

这时中间甬道上乡绅老汉伍长出面与双方交涉,使得两方队伍撤退。撤退时,双方仍不时向对方开枪。受伤的伍长虽被解放军架出战场,但还是体力不支滑落坡下。伍长用最后的力量把胸前的符牌交给了大蔓。当村民赶到时,伍长走了,大家看着胸前挂着代表伍长身份符牌的大蔓,全体跪倒……黑石头为寻找家属队,借闵财主家衣裳乔装。闲话之余谈起闵家丢女一事,黑石头将自己姨娘说的那个有碧玉手镯的女娃娃讲了出来。闵财主这才意识到也许爱女还没有死。姨太太得知自己的女儿可能没死,忘乎所以地取出银元给黑石头,希望能找回女儿。而此时银翠刚给国民党兵演出完,卸妆时,胸前的碧玉手镯晃动……大蔓被村民安排沐浴,而她心里一直惦记的是她的三八大盖……

电视剧《走出硝烟的女兵》分集介绍:第十一集剧情介绍

郑强一行四人至王陵村,当他们正在为这个未受战争毁灭,有祖先保佑的地方感叹时,远处一个国民党士兵的尸体使得四人立刻鸦雀无声。被村民拥护成伍长,又被换成女儿装的大蔓,央求吴娘娘帮助逃跑。哪知大蔓刚要跑时,郑强等四人冒了出来。郑强对大蔓的女儿装大加赞赏,又听到大蔓当上伍长,便心生一计:让白小八抬大轿接大蔓上任,实际是为了造声势寻找家属队。这一切看在闵至孝的眼中,他暗自找到僻静处打开了信号接收器……白小的父亲何老汉说出王陵村选伍长的老规矩,同时也告诉陈大蔓:伍长是靠着秘籍来解救村子危难的,除非将龙符和秘籍一并交出,否则必须当伍长。大蔓无奈。

丁处长收到闵至孝发来的信号后,向张军长请求调兵,但是不许舒德启参与行动。张军长为能破坏他清剿家属队的计划,安排黑石头参与行动。张虎将自己怀疑郑强叛变的事告诉给了陈大蔓。这恰好被门外的郑强听见,他正准备进屋与张虎理论时,又一股国军部队进入了王陵村……进村的原来是舒德启的部队。在撤离还是继续留守问题上,陈大蔓、郑强和吴娘娘三人争执不下,最后大蔓决定先去找银翠再做打算。丁处长用郭小凤和孩子要挟黑石头就范,此时被郭小凤带到她表姐家藏身的冰姑等家属队成员,也为能找到走散的队员们,冒险在夏宫镇开了一家药铺……

电视剧《走出硝烟的女兵》分集介绍:第十二集剧情介绍

黑石头策马扬鞭与二狗等飞驰向王陵村。他知道闵家姨太太在后面跟着,他也理解姨太太想女儿的心,便和她一同上路……舒德启在王陵村外筑起工事。而张军长之所以不阻止丁处长的做法,是想借黑石头的手除掉丁处长。张虎的怀疑引起陈大蔓与郑强的矛盾,自责的张虎把这事告诉给了苦女。面对张虎与苦女的接近,喜欢苦女的闵至孝大为反感。陈大蔓要走,何老汉则坚持只有把秘籍留下才能放人。大蔓一直说没有秘籍,而吴娘娘正是借用这没有秘籍就是最好的秘籍,缓解了大蔓的危机。走散的大脚婶和王梅子在夏宫镇找到了冰姑。

舒德启将赶到王陵村的黑石头等人带进帐篷,威逼姨太太给自己办事。姨太太带着舒德启让郑强等快跑的话进入王陵村,找到正准备出发的郑强、张虎、苦女和闵至孝。此时舒德启也正在逼问黑石头,他为什么寻找冰姑?陈大蔓等人在深夜撤离。张军长下令要除掉黑石头,舒德启于心不忍,但无奈只得执行命令。在深夜黑石头与射杀人员激战,枪声传到陈大蔓等人的耳朵。受伤的黑石头和二狗跑向村里,被郑强抓获。陈大蔓等人便押着黑石头等回到何老汉家,找来郎中给黑石头治伤。当黑石头问起郭小凤时,陈大蔓也不知如何应答。

电视剧《走出硝烟的女兵》分集介绍:第十三集剧情介绍

陈大蔓、吴娘娘和郑强审问黑石头和二狗,黑石头只说要见郭小凤,郑强气不过黑石头对待郭小凤的方式,二人争执。苟团长将银翠送到夏宫镇军营演出。银翠演出完毕,直奔王陵村。途中被舒德启看见。这时丁处长和苟团长出现在舒德启面前,他们准备进攻王陵村。张军长得知后,希望舒德启能以胡长官外甥的身份压制丁处长的气焰。舒德启也正是这样做的,可是王陵村的危机还是没有化解。银翠刚把苟团长要进攻王陵村的消息告诉给陈大蔓,就听外面炮声响起。在陈大蔓等人躲避之时,已回到舒德启军中的姨太太,因思女成疾扰乱了丁处长的进攻计划,加上舒德启的干扰,炮声停了下来。

陈大蔓从废墟中爬了出来,看见郑强正用尽全力扛着横梁,来保护身下的黑石头。无论大蔓怎么移动都会伤到黑石头,无奈她只得用手扒。黑石头见两名解放军战士这样救他,很感动。他让郑强放弃,只为能有人照顾好郭小凤。黑石头获救,郑强却体力透支晕了过去……陈大蔓、吴娘娘和村民等人将虚弱的郑强抬了出来,经过多次的人工呼吸,郑强仍未苏醒。陈大蔓伤心欲绝,拍打着、摇晃着、咒骂着……郑强竟然有了微弱的呼吸……此时尹秀也找到了院中院的家属队。

老羊倌救下了晕倒的姨太太,虽经过救治,她还是在闵至孝的安慰声中归了西。悲恸的闵至孝敲碎了腿上的石膏,那个小小的声波传送器在无人注意的情况下滚了出来……丁处长与舒德启争执中,张军长传令进驻王陵村,查明情况。银翠驾车送重伤的黑石头去夏宫真镇野战医院。黑石头怕在医院送命,和二狗离开了银翠,经过药铺时黑石头体力不支晕了过去。冰姑等人忙救治,以防万一,大脚婶搜黑石头的身,竟然搜出一张冰姑的照片。正巧两个国民党中士闯入,看见了黑石头的枪伤。混乱中一声枪响……

电视剧《走出硝烟的女兵》分集介绍:第十四集剧情介绍

冰姑判断枪声会引来敌人,紧急下令撤退,同时让二狗带着黑石头到野战医院救治。二狗感激不尽,同时将陈大蔓在王陵村的消息告诉给了冰姑。陈大蔓和吴娘娘等人找老郎中给闵至孝接好腿后,回到何老汉家得知,舒德启和丁处长进驻王陵村。为求得大家的安全,何老汉把他们送往后山。舒德启虽得知有村民出村,却不跟踪只是监视丁处长。黑石头和二狗被苟团长抓获,在威逼下,二狗道出与舒德启是仇家,反倒自救了二人的性命。此时,黑石头一直惦记的郭小凤却想和郑强在一起,主动找徐松帮忙打掉孩子。徐松晓之以理,使郭小凤体会到孩子带来的温暖。

牛家院中院,能听到外面的声音,外面人却很难进入的院子;孙志坚同时发现安静的牛家大院进的来却出不去……冰姑找来徐松帮忙,动员窦寡妇到王陵村找找陈大蔓等人。徐松刚走,孙志坚等人便将院子的秘密告诉给了冰姑……丁处长想拉舒德启联手,但是舒德启担心村里没有家属队。丁处长便把他的声讯跟踪器给舒德启看,同时二人携手找到了床底下的那个声波发送器……丁处长一气之下不告而别,舒德启计划利用孕妇引出郑强。藏在后山坟墓九.度网.电视.剧频道的陈大蔓等人,不仅得到闵至孝可能是特务的消息,而且舒德启借孕妇找郑强的行动也传入他们的耳中。郑强急中生智,计划先让孕妇自保,最后安排营救。徐松送走去王陵村的寡妇窦春英后,来到郭小凤门前,准备做检查,可郭小凤却不在屋里……

电视剧《走出硝烟的女兵》分集介绍:第十五集剧情介绍

夏宫镇,国民党士兵抓来很多的孕妇,陈大蔓在人群中一眼认出郭小凤。为脱险,陈大蔓一人进攻,当苟团长倒地之时,她拉着郭小凤逃出,直奔牛家院中院。此时,白小已将郑强等伤患接到家中。躲在暗处的徐松,突然跑了出来,给这些国民党伤兵包扎了起来。而丁处长则将黑石头转院到尚书镇,只为能尽早找到家属队。陈大蔓和郭小凤到了牛家,窦春英记得徐松的话,不让外人进入。无论郭小凤如何说词,窦春英都说没有家属。陈大蔓认为被耍,便带着郭小凤在一所民居内监视牛家。

舒德启虽对军部命令更替频繁很是不满,但是他又能奈何?苟团长将救命恩人徐松留在夏宫镇的驻军医院,还派贴身护卫护送徐松回牛家。窦春英见徐松的打扮一惊,监视的陈大蔓举枪就要打,郭小凤忙阻止……窦春英质问徐松为什么给国民党做事,徐松讲出自己的理由:为孕妇们收集必需药品,二人达成不外露这件事的约定。同时窦春英也将陈大蔓来过的消息告知了徐松。

张虎被抓了壮丁,白小和银翠也找到了疲惫不堪的吴娘娘。徐松给孕妇们检查身体,冰姑发现用的药品器具有古怪,便追问徐松原由。徐松怕露出马脚,便用已找到陈大蔓蒙混了过去。深夜,陈大蔓和郭小凤在民宅吃过糊糊后,分别离开了民宅……

电视剧《走出硝烟的女兵》分集介绍:第十六集剧情介绍

院中院的队员们对徐松还是持有怀疑的态度。冰姑便与徐松深谈了一次,这才了解徐松是为了大家负责。冰姑表示信任徐松,徐松感激不尽。陈大蔓和郭小凤对徐松的立场问题争执不下。着急的陈大蔓叩响了牛家的门。哪知牛家院落太深,徐松等人没听见,却招来了国民党的巡逻兵。郭小凤见势不妙,与士兵扭打起来。在郭小凤被打倒的时候,陈大蔓开枪射击……枪声惊动了院中人和城内的士兵。陈大蔓见郭小凤情况不好,便命抓获的士兵抱起郭小凤,送往当地驻军医院救治。闵至孝想自己回老郎中家看看,借口是看看姨娘走的地方,苦女担心便和他同行。郑强察觉,闵至孝是因为砸碎的石膏腿才去老郎中家的,吴娘娘随后跟上。闵至孝和苦女到了老郎中家刚坐定,舒德启就冲了进来。闵至孝熟练地从苦女背后拿出枪,苦女瞠目,而舒德启则说知道他会回来。闵至孝要丁处长为他姨娘的死给个说法,而舒德启提出要他和自己合作,留下苦女。闵至孝极力保护苦女,舒德启则笑着扬长而去……

白小独自去陵墓寻找陈大蔓的下落,银翠欲追时发现两个流动哨。白小察觉到身后有人跟踪,便给洞穴内打了信号。跟踪的连副便上前攻击白小,白小负伤,此时,银翠扮鬼吓走了连副等人。银翠扶白小回村,而连副还是不死心,开始搜索洞穴……苦女满怀心事的和闵至孝回到村中,不一会银翠和白小也回来了。白小由于失血过多一直昏迷。小勤务清早到牛家接徐松,窦春英给徐松收拾,近距离的接触使窦春英心潮起伏。这时牛家长工弄出声响,二人后退一步。徐松刚到医院就接到一个孕妇病人……陈大蔓回到王陵村,直奔舒德启的院落。将正在沐浴的舒德启挟持在水中,只为那些被抓的百姓和孕妇。何老汉将公堂上陈大蔓的行动告诉给了郑强等人……

电视剧《走出硝烟的女兵》分集介绍:第十七集剧情介绍

一群国民党兵,将郑强和吴娘娘逼至陈大蔓绑架舒德启的公堂。舒德启抨击共产党惹怒了吴娘娘。为救白小,银翠驾车和苦女、闵至孝送他去尚书镇医院,途中看见有兵直奔王陵村。此时连副还在洞穴中搜索,也看见苟团长带兵来找舒德启报仇。无论郑强如何威逼利诱,舒德启坚持要看见家属队,才放抓来的老百姓和孕妇,就在此时苟团长奉丁处长的命令开始攻击舒德启。陈大蔓等人见事态不好,强逼舒德启下令救老百姓。苟团长见包围成功,便下令血洗王陵村。

情势紧张,郑强让大家都回公堂,并让舒德启赶快联系军部求救。吴娘娘带领着连副等人冲杀出去阻击苟团长;公堂内,陈大蔓为救百姓,欲逼舒德启投降,此时何老汉刚好发现大钟下有个能通往村外的地道……吴娘娘奋力拼杀,见形势不容乐观,又怜连副等人贫苦人家出身,便叫他们留下弹药速速撤离,孤身一人冲了上去。枪炮声消失,苟团长在公堂没有找到任何尸体,阴森下只有吴娘娘的那支烟杆静静地躺在那里……

白小送到尚书镇医院,闵至孝扬言是军座的干儿子,让医生赶快救治。医生迟迟不动,激怒了闵至孝。闵至孝顺势抓起手术刀,正欲割脉,丁处长及时出现拦阻。百姓们逃出墓穴洞口,刚好遇见连副。陈大蔓追问吴娘娘的下落,却只在战场的泥土中找到了吴娘娘的烟袋杆。苟团长自打进公堂,没见到任何人影和尸体,便内心耿耿于怀。加上胸部的伤口,他深夜到牛家找徐松医治。此时,徐松正在给孕妇们做检查,刘雪鸣又提出打胎一事……

电视剧《走出硝烟的女兵》分集剧情介绍:第十八集剧情介绍

刘雪鸣将自己是因为逼婚而想打胎的原由讲给了徐松,徐松正被这复杂的情况搞得头晕目眩时,孙志坚大咧咧地进来,质问徐松为啥总叫她检查。徐松将利弊讲于孙志坚后,敲门声响起。原来是苟团长,他想留宿牛家。长工忙把徐松叫出院中院……张军长得知苟团长并没除掉舒德启,决定立刻采取行动找寻舒德启。而此时落败的舒德启面对这么多生死弟兄,他恨这个不争气的党国,摔碎了电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