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豪门》分集剧情介绍(1-29全集)大结局

2018-06-04 18:37:08 mm57.com 剧情介绍
美美时尚为您整理了关于《大豪门》分集剧情介绍(1-29全集)大结局的相关内容包含(大结局,29,豪门,剧情,全集,介绍)等,希望对大家能有帮助,一起来看看吧!

《大豪门/行走的鸡毛掸子》

电视剧:《大豪门
又名:《行走的鸡毛掸子
片长:二十九集
出品人:马朝军、张振华
制片人:刘建华
编剧:徐兵
原著:白天光
导演:梦继
电视剧《大豪门》主要演员:
寇世勋--饰耿佩奇潘虹--饰周淑贤
霍青--饰耿汉良王谦--饰耿元良
梁爱琪--饰明凤曹曦文--饰三伏
童瑶--饰秀雨


电视剧《大豪门》剧情梗概:大结局

民国初年,有香木镇。香木镇以香溪西侧耿家为首户,耿家凭掸子闻名。掸子用鸡毛扎就,普普通通的手艺,经耿家之手扎出了名堂。光绪年间,耿家的一把红光宝掸,竟让宫里花了二十万两白银。

传到耿佩奇耿老爷手里,世道变了,可掸子的名声和价值没变。耿家每年只出一把掸子,五万块大洋一把,山外的达官贵人还得排着队来请。能请到耿家宝掸,是世人的荣耀,更是香木镇的荣耀。

因此耿家便是香木镇的荣耀。但是耿家的家底空了,就空在鸡毛掸子上。每年春分出掸,掸子从七里埠下船,两箱大洋上岸只不过是一场戏。掸子依然是宝掸,箱子里却没有大洋。山外军阀混战烽火连天,谁还有心情来香木镇请一把鸡毛掸子?可香木镇人有心情。每年春分是镇上的大节日,香溪两岸的人都要到耿家大院空场上观掸,往后一年香木镇人的心气才顺,腰杆才直。

这一年,耿老爷又扎出了把好掸,勾魂摄魄,叫墨龙。耿太太周淑贤不允许再将这样的空排场强撑下去,说世道变了就应踏实做人。掸子没了从前的价值,耿家不丢人。耿老爷不愿意。一个风雨之夜,有一个叫明凤的女人,从湘军来香木镇投亲,宿在耿家。春分出掸之前,来了个叫蒋克儒的军人索要明凤,言语冲突被打将出去。这一年春分出事了,墨龙在下游丢失,周淑贤挨了蒋克儒一枪。

蒋克儒和手下本是冲着那两箱掸银来的。可箱子里却是两箱石头。明凤将周淑贤背回大院。淑贤临死前说,让明凤留在耿家做太太。耿家幼子耿元良,与镇上大财东郭红笑掌柜之女三伏相恋。母亲即死,元良誓刃仇人蒋克儒,只身单枪追杀到镇上。

蒋克儒本无心伤人,更无心留恋香木镇。明凤是他心仪的女人,而明凤却避他唯恐不及。凭空手上多了柄墨龙,这柄让香木镇人视为神物的掸子,蒋克儒在酒店里只折作一顿酒钱,抵给一位赶集的姑娘秀雨。

耿家长子汉良独撑危局,不动声色地寻找墨龙的下落,接下来就要蒋克儒的命,替母亲报仇。蒋克儒从墨龙的行踪觉察到了耿家的秘密。

白镇长觊觎耿家掸子收益已久,所图之事只是如何控制耿老爷,使掸子的荣耀成为他为官一任的荣耀。

而郭红笑则把耿家掸子爱到了骨子里,不惜倾家荡产帮助耿家维持这个摇摇欲坠的神话。好在阴差阳错宝贝女儿三伏嫁给了汉良,而不是他看不上的元良,心里还算平衡。

元良大婚,发现新娘不是三伏,而是秀雨。愤而火烧掸房,离家出走。耿佩奇瘫了。

秀雨扎出一把连耿佩奇都扎不出的掸子,纯净得冰清玉洁,叫玉兔。

来年春分,又是耿家出掸的日子。蒋克儒誓要当着全香木镇人的面揭穿耿家掸子的秘密,让世人明白耿家的掸子神话不过是个自欺欺人的笑话!但砸开掸箱,蒋克儒傻了。

又值春分,耿家不再出掸。但推开耿家院门,广场上仍节日般人海如潮。

香木镇人照旧以自己的方式庆祝那个心目中的节日。


电视剧《大豪门》分集剧情介绍:

《大豪门/行走的鸡毛掸子》分集介绍:第1集

香木镇有三姓大户。耿家老爷耿佩奇有一手扎掸子的祖传绝艺。当年一把红光宝掸被慈禧太后赏银二十万两,并赐金匾《何处惹尘埃》。一镇之长白富贵,执掌着政事生杀。眼见得耿家名利双收,他琢磨着怎样插手一份掸子的利益荣耀。烧鸡店老板郭红笑,是耿家鸡毛掸子忠实的鉴赏者和崇拜者。女儿三伏喜欢同在省城读书的耿家二少爷元良。

《大豪门/行走的鸡毛掸子》分集介绍:第2集

明凤的妈妈是白镇长的表妹,带着明凤改嫁给湘军一个师长。师长贪恋明凤,杀了她的母亲。师长的副官蒋克儒爱慕明凤,杀了师长,并将明凤托付给了耿家。郭红笑想和耿家攀亲,但他看中的是大少爷耿汉良。

耿佩奇夫妻俩将明凤送回白宅。耿佩奇一句气话要娶了明凤,白镇长竟然同意了。明凤坐着白家的花轿又回到耿家。蒋克儒闯进了耿家大院,说要带走明凤……

《大豪门/行走的鸡毛掸子》分集介绍:第3集

明凤铁了心要留在耿家。蒋克儒受尽了耿家的羞辱,被轰出耿家大门,由此与耿家结仇。白镇长催促耿佩奇缴纳五年拖欠的二万五千块大洋的掸税。耿佩奇托郭红笑把花轿送回白家。蒋克儒追赶白镇长一行人,没找到明凤,开枪打死了两个镇丁。他来到郭记烧鸡店,要郭红笑去白府给他找回明凤……

《大豪门/行走的鸡毛掸子》分集介绍:第4集

镇丁们赶来郭记烧鸡店抓蒋克儒。蒋克儒用枪抵住了三伏的脑门。郭红笑让蒋克儒从后门逃了出去。蒋克儒躲过镇丁们追赶,乘船找明凤去了。三日后,耿家送掸大礼。请掸的花船到达七里埠,蒋克儒的手下抢走了两只装着五万现银的箱子。

耿佩奇受了伤。元良率领着家丁和佃农们追堵劫匪,夺回了两只银元箱。周淑贤在香溪下游十里,接过了请掸人递上的装着墨龙的掸盒。明凤出现在香溪边,求耿家收留她。站在明凤身后的蒋克儒举枪对准周淑贤,枪响了,周淑贤奄奄一息……

《大豪门/行走的鸡毛掸子》分集介绍:第5集

周淑贤临死前说,留下明凤做耿家太太。元良拿枪冲出大院来到郭记,向三伏哭诉他家的遭遇。[九度剧情频道//juqing.9duw.com

]路边小店里,蒋克儒遇见了到郭记买烧鸡的秀雨。他买了秀雨卖剩下的几个茶鸡蛋,还要秀雨陪他喝酒。因为没钱,蒋克儒用黑封绸套做抵押,说下月初八赶谷雨集时送钱来换取。那只黑缎套横搁在秀雨的篮子里,被秀雨带走了。

《大豪门/行走的鸡毛掸子》分集介绍:第6集

元良因为误伤了郭红笑和蒋克儒关入镇监,被关在一起。郭红笑腿受伤致残。耿佩奇上门赔礼,并同意了三伏和元良的亲事。郭红笑尽管不喜欢元良,也还是想着和耿家攀亲联姻,便答应耿佩奇不告元良持枪伤人。白镇长要明凤指证蒋克儒杀了周淑贤。耿佩奇请白镇长放了元良。白镇长说得按章办事……

《大豪门/行走的鸡毛掸子》分集介绍:第7集

周淑贤没了,墨龙没找到,耿佩奇的天塌了一半。元良思念母亲,处处与明凤过不去。耿佩奇告诉明凤,是耿家的人就要为耿家的利益着想。装着墨龙的黑封绸套没有找到,蒋克儒不能死。白镇长派人来说,耿家再不交掸税,就要没收耿家的田地代税。蒋克儒的死活就等明凤的一句话了。

《大豪门/行走的鸡毛掸子》分集介绍:第8集

白镇长知道是蒋克儒杀了周淑贤。但出乎他的意料,明凤指证蒋克儒没有杀人。白镇长免了蒋克儒一死。元良夺刀架在白镇长脖子上……耿家长子耿汉良外出收鸡毛驾船归来。他拿下了元良手中的刀投进河里。耿家掸房里,摆放着四把掸子。墨龙的位置是空的。再打开那两只银元箱,汉良看到的是满满两箱石头。汉良知道了耿家的秘密。

《大豪门/行走的鸡毛掸子》分集介绍:第9集

汉良为了耿家的荣誉和维护宝掸神话,他让元良离开香木镇以躲避白镇长的抓捕,然后去找蒋克儒要回墨龙,再杀了他报杀母之仇。郭红笑答应把二万五千元大洋送到耿家。

蒋克儒被山匪从镇衙劫走躲进了客栈,等着《大豪门/行走的鸡毛掸子》分集介绍:第二天的谷雨集去见秀雨取回墨龙。他知道了耿家宝掸的秘密,他不想让耿家再有风平浪静的日子。

《大豪门/行走的鸡毛掸子》分集介绍:第10集

为了二万五千大洋救急,耿佩奇答应给郭红笑扎一把掸子。可周淑贤不在了,耿佩奇的手也不行了。三伏不忍离开腿残的父亲,不愿与元良回省城学堂。秀雨来到水码头,挎在她肩上的那只黑封绸套与耿汉良擦身而过。汉良送走元良后,就带着明凤在客栈里找到蒋克儒,追问墨龙的下落。

《大豪门/行走的鸡毛掸子》分集介绍:第11集

当着蒋克儒的面,汉良以剁掉明凤的手指迫使蒋克儒说出了墨龙的下落。在路边小店,汉良没有找到秀雨。秀雨没有等来蒋克儒,却让郭红笑看见了早该在香木镇消失的墨龙。

郭红笑顿时晕了!喜宴的前夜,白镇长抬来礼酒给耿佩奇贺喜,说再不交掸税,吃喝完喜酒就封田抵税。郭红笑给耿佩奇送来二万五千大洋的掸银做喜钱,说是想请回墨龙……

《大豪门/行走的鸡毛掸子》分集介绍:第12集

汉良知道了郭红笑见过墨龙,并知道墨龙去了旗杆乡。他赶往旗杆乡去了。耿佩奇为了封住郭红笑的嘴,答应将元良换成汉良,倒插门做郭家的上门女婿。郭记和耿家成了亲家。为了找回墨龙,郭红笑也连夜赶往旗杆乡。耿佩奇因为答应了周淑贤才娶明凤做了耿家太太。

《大豪门/行走的鸡毛掸子》分集介绍:第13集

十里八乡的客人来恭贺耿佩奇续弦大喜。可是,为了墨龙平安回到耿家,耿佩奇留下明凤去了旗杆乡。蒋克儒如约来到耿家大院要明凤跟他走。明凤不愿意。他劫走了明凤,并放出话说,要耿佩奇拿出五千块大洋来赎人。汉良赶到旗杆乡秀雨家,终于看见了被秀雨神圣地守护着的墨龙。郭红笑和耿佩奇先后赶到了旗杆乡。为了封住秀雨的嘴,郭红笑出面保媒,说合秀雨做耿家的少奶奶。

《大豪门/行走的鸡毛掸子》分集介绍:第14集

郭红笑说亲保媒,是要秀雨嫁给元良,汉良娶三伏。可汉良知道,三伏心里想的是元良,她要等元良回来。汉良病倒了,三伏照料着他。墨龙回到了耿家,与前四年去而复回的四把宝掸并列在密室里。

《大豪门/行走的鸡毛掸子》分集介绍:第15集

汉良将二万五千现大洋交了掸税。殊不知白镇长开口将五年的掸税又增加了一倍,一共是五万,还说限期不缴清余下的二万五千块,来年的掸子就由镇衙接手了。郭红笑不顾女儿的反对,招汉良入赘郭记做女婿。他把自己的家底共五万大洋送来耿家,说要给三伏和汉良定个日子。为了耿家的利益,汉良答应娶三伏。

《大豪门/行走的鸡毛掸子》分集介绍:第16集

乱草中,明凤被反绑着手,嘴里塞着巾帕……

汉良娶了三伏,接手经营郭记烧鸡店。他到省城收郭记的账,顺便接元良回家。元良要去看望三伏,被汉良阻止了。秀雨被接到耿家数月了,很招耿老爷喜欢。现在就等着二少爷回来成亲,她就能进耿家掸房了。耿佩奇告诉元良,要让秀雨传承耿家的掸子,元良说她是外人……

《大豪门/行走的鸡毛掸子》分集介绍:第17集

元良和秀雨在一起聊扎掸子。秀雨喜欢上了元良。三伏依了父亲的意愿嫁给了汉良,可是她不爱汉良。半年来,他俩一人住东屋一人住西屋,维持表面婚姻。耿佩奇一边体会着明凤的柔情和关爱,一边惦记着替淑娴报仇。郭记成了耿家的经济来源。

《大豪门/行走的鸡毛掸子》分集介绍:第18集

耿家大院举行婚庆。元良和盖着红盖头的秀雨刚拜完天地,却看见了贺喜的人群里的三伏,他愣住了,再掀开身边的红盖头,看见的新娘是秀雨。三伏见状心里很不是滋味。元良知道了自己心爱的女人变成了自己的嫂子。他跪在掸房里,眼前立着五把掸子,明白了耿家的秘密……

《大豪门/行走的鸡毛掸子》分集介绍:第19集

汉良要用柜上的钱去补齐所欠的掸税,郭红笑心里很别扭。可令他更生气的是,汉良居然能忍受三伏天天晚上去见元良。三伏又来渡口见元良,还给他带了一件棉袍,说这是最后一次来看他。

要元良为秀雨想想。秀雨抱着一罐鸡汤去找元良,在途中遭遇蒋克儒手下人的打劫。她摸出剪子以死相拼。看着秀雨对自己好,元良心里很难受。

《大豪门/行走的鸡毛掸子》分集介绍:第20集

三伏把自己的大床搬进了汉良的屋子。秀雨终于成了元良的女人。郭红笑算计着为耿家前前后后花了十万大洋,怎么着也该把墨龙请回郭记了。元良在掸房注视着墨龙,他想起了母亲,想起了父亲和明凤,哥哥和三伏,自己和秀雨……

无意间,他碰倒了烛台……五把宝掸化为灰烬。耿佩奇中风倒下了。元良因此离家出走。秀雨把自己关进了掸房。眼见着到春分了。白镇长惦记着耿家的出掸大礼。

他把掸税提高到了三万,以此为由,想接手耿家掸子的经营。汉良拿了一支笔对父亲说。明年还出掸,你就把笔折断。耿佩奇接过笔紧紧地握在手里。汉良抓了蒋克儒的人做人质,诱蒋克儒下山……

《大豪门/行走的鸡毛掸子》分集介绍:第21集

耿佩奇手里的笔一直没有折断———没钱出掸不说,关键是没有掸子,拿什么出?掸房里婷婷玉立着一只洁白的掸子。秀雨留下话,说她找元良去了,找到了元良再回家,还说掸子的名儿叫玉兔。

耿佩奇惊喜地看着玉兔,用力折断了那只握在手里好些天的笔,病也好了。蒋克儒要解救手下人,带上人马如约来见汉良。汉良要三伏到镇衙报官,自己去为母亲报仇。一阵枪杀火拼,汉良举枪,蒋克儒应声倒入香溪……

《大豪门/行走的鸡毛掸子》分集介绍:第22集

蒋克儒死了。耿家的仇报了。剿匪的功劳归于镇衙,白镇长不再找耿家的麻烦。明凤成了名副其实的耿家太太。汉良和三伏和和睦睦。耿家大院又有了欢笑声,只等着春分风风光光的出掸大礼。

舍不得花几个钱乘轿的郭红笑,白白花了十万大洋,也没得到一把掸子,但心里还想着是不是还要出五万大洋缴纳来年出掸的掸税[九度剧情频道//juqing.9duw.com]。不明宝掸神话的白镇长想插手出掸,宁愿不要这五万掸税。汉良去省城物色请掸人。

郭红笑跟着给元良送粽子的三伏,见到了一直住在客栈的元良,并动手打了他。元良说自己花钱请自己的掸子,真是天大的笑话!秀雨找元良来到香溪边,发现了受伤的蒋克儒。蒋克儒把她带回了山上,给她讲述了他和耿家结下的仇,并教她怎样打枪……

《大豪门/行走的鸡毛掸子》分集介绍:第23集

春分前夕,汉良从省里接来的请掸人方子哥进了郭记。白镇长认为耿郭两家联手欺瞒他,便将方子哥请到了镇衙,想从他的嘴里套出耿家的掸子价究竟是多少。耿家派人四处寻找,仍然不知道秀雨的去向,很是担忧。蒋克儒不放秀雨,却派人下山去帮秀雨找元良。在山下,手下人听到了耿家还要出掸的消息。郭红笑帮助耿家渡过了道道难关。

但他认为玉兔算不上耿家的手艺,不愿再往外掏钱出掸,可心里还是牵挂着玉兔。耿佩奇盼着元良回家。元良不敢回。汉良对元良说秀雨扎了一把玉兔,没敢说秀雨为找他出走了。

《大豪门/行走的鸡毛掸子》分集介绍:第24集

耿家和郭家担心方子哥对白镇长说出宝掸真相。郭红笑见着了玉兔,当即就对耿佩奇说,三万的掸税和出掸的费用全从郭记账上取,只是玉兔得回郭记。蒋克儒认为元良不会冒着性命危险上山见秀雨,说只要秀雨留在山上,他和耿家的恩怨就一笔勾销。秀雨取下手上的镯子让蒋克儒带给元良。

明凤为耿家给镇衙送去三万大洋掸税。郭红笑担心方子哥说漏了嘴,三万大洋就白交了。殊不知白镇长不收。他说,三万的掸税是按五万一把的掸银定的。今年的掸子卖价是二十万……

《大豪门/行走的鸡毛掸子》分集介绍:第25集

明凤请方子哥向白镇长说清了掸银就是五万大洋。白镇长不信,拒收三万大洋的税银,说要等春分后掸银上岸,开箱验数。郭红笑着急从哪儿弄五万大洋装在箱子里。

小匪徒拿出镯子对元良说秀雨在蒋克儒手里,要元良在太阳下山前赶到山上,不然秀雨就得死。明凤去接元良回家,遇见了小匪徒,知道蒋克儒还活着。秀雨不能让蒋克儒伤了元良,又一次逃跑,被抓回。

耿佩奇去接元良回家。元良追问父亲秀雨的去向,证实了秀雨是在蒋克儒手里。元良答应和父亲一起回家。

《大豪门/行走的鸡毛掸子》分集介绍:第26集

在大船上,元良乘家人不备,跨上了另一条小船。等家人发现时,他已经跟着小匪徒往山里去了。这时,明凤才说蒋克儒没有死。汉良立即带人上山去追赶元良。

元良看不起哥哥为了耿家所谓的宝掸而窝囊地活着。他要自己解决自己的麻烦,不愿意和汉良回去。他要去见秀雨。秀雨坐在山头盼望着元良的到来。蒋克儒想的是要彻底毁了耿家的名声。

他要元良去跟白镇长说出耿家鸡毛掸子的买卖是一场骗局,然后才放秀雨回家,要元良用耿家的名声换取耿家人的性命。元良说出了耿家的秘密。白镇长感觉被活生生地捅了一刀子。郭红笑认为掸子声望毁在一个山匪手里太没面子,汉良想的是和三伏好好过日子。

《大豪门/行走的鸡毛掸子》分集介绍:第27集

元良回到家里,给父亲跪下了。在耿家中堂,耿佩奇坦然面对白镇长的到来。白镇长指责元良胡说八道,信口雌黄,要耿家像往年一样出掸。他还要当众开箱清点掸银数目。

耿家今年是不是还出掸,耿佩奇听两个儿子的:元良看见玉兔想起了秀雨;汉良说春分是香木镇的一个节日,玉兔一定会顺着香溪离开……

秀雨盼着能够再见到元良。山匪抢走了郭红笑的三万大洋。蒋克儒闯进了镇衙门……

《大豪门/行走的鸡毛掸子》分集介绍:第28集

蒋克儒告诉白镇长,耿家是靠郭记的钱支付所有的开销。他要让耿家掸毁人亡声名扫地。出掸可能是耿家的灾。春分前夜,耿佩奇要明凤离开耿家大院,明凤不愿走,她愿意替老爷去死。汉良要众仆家丁趁天黑各奔东西,没有人离去。眼下危机四伏。耿家还是坚持要出掸。

鸡毛掸子是香木镇的一份荣耀,是一种精气神儿。耿家的掸子不能倒。耿家两兄弟护着玉兔顺香溪而下。元良要接秀雨平安回家;三伏要汉良平安归来。耿佩奇叮嘱道:掸子回不来人也要回来。香溪边上,镇丁截住了请掸花船里的两只掸银箱。白镇长打开箱盖,看到箱子里装的全是石头。

《大豪门/行走的鸡毛掸子》分集介绍:第29集(大结局)

耿家大院前聚集了欢闹的乡绅农人。花船到岸,两只银箱完好无损抬上岸,玉兔上船逆流而上。元良等人藏于船内,保住不能再让香木镇人看见的玉兔。山匪用大石块击沉花船。元良宁死护着秀雨扎的玉兔。蒋克儒将枪口对准元良和秀雨,汉良被迫弃械。蒋克儒将玉兔抛入水中,如果汉良捞起来,便放了元良和秀雨。

汉良和玉兔在水面上沉浮。元良跃入水中,捞起玉兔。汉良被卷入激流,不远处的三伏悲痛欲绝。蒋克儒来到耿家中堂。他砸开掸银箱,箱里是黄灿灿的金条,再砸开另外两只银箱,是白晃晃的大洋———是白镇长与郭红笑替换了装满石头的掸银箱。

这时,秀雨搀着元良、握着玉兔走进了耿家大院。耿、郭、白三姓相互排斥又共同维护的宝掸传奇最终真相大白于香木镇人面前。几乎同时,两声枪响,蒋克儒和耿佩奇一起倒下……

一年后的春分,耿家大院前依然是热闹的人群。秀雨抱着一个孩子,孩子抱着一把掸子。元良说,这掸子叫火驹。